衬塑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衬塑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苦难皇帝光绪皇帝忍饥挨饿还担心后宫有人找茬

发布时间:2021-01-05 19:01:53 阅读: 来源:衬塑设备厂家

苦难皇帝:光绪皇帝忍饥挨饿 还担心后宫有人找茬

年仅四岁的光绪成了‘一国之君’,同时也失去了父母亲人之爱,失去了天真幸福的童年……

此时的光绪帝尚无生活自理能力,谁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谁来做他的玩伴?当他因饥渴病痛而哭泣的时候,有没有人为他擦干泪水?当他被慈禧带到朝堂之上,充当垂帘听政的傀儡的时候,他又是怎样的表现?

若说幼小的光绪帝忍饥挨饿、胆战心惊地艰难度日,您信吗?

幼主登基,两宫垂帘

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初六日寅时,即公元1875年1月13 日凌晨五点钟左右,这是黎明前最寒冷的时刻,载在奶妈的怀抱中乘坐十六人抬的大轿,穿过重重宫门,进了紫禁城,在养心殿前落轿。两宫皇太后一宿没睡,一边流泪,一边等着嗣子的到来。

此时的小载又进入了梦乡,太监掀开包裹孩子的小被子的一角,慈安、慈禧看到一张瘦弱、白皙的小脸,眼角挂着泪珠,小嘴不时抽搐一下。慈禧一下子想到了同治帝小时候的模样,眼泪又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了下来。

网络配图

慈禧抹了把眼泪,下令把小载叫醒。小载不情愿地睁开眼睛,一看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顿时大哭不止。奶妈赶紧哄劝,太监也在一旁扯着不阴不阳的嗓子吸引着小载的注意力。

太监打着灯笼在前面引路,两宫皇太后由宫女搀扶,奶妈抱着小载紧紧跟随,出了养心殿,顶着凛冽的寒风,前往乾清宫。

乾清宫的大门被推开了,冷风呼啸着灌了进来,殿内灯火被吹得飘摇闪烁,帷幔迎合着扑门而入的寒风,张扬地发出“砰砰”的响声。只见同治皇帝直挺挺地躺在大殿正中的榻上,脸上蒙着白纱……

慈禧太后厉声命令:跪下,向哥哥行礼!

这是小载第一次见到皇帝哥哥,不论是按家族长幼的礼节,还是按帝国君臣的名分,或者说皇位授受的前因后果,这个礼确实不能免。但一个四岁的孩子哪里懂得这些,此时他唯一渴望的就是回到自己温暖的家,回到亲人的怀抱中,然而,他却被按倒在冰冷的地上,被逼着向同治皇帝的遗体三跪九叩。载奋力挣扎,放声大哭,哪里还谈得上“三跪九叩”,简直就是在摔跤。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清政府官方文件里宣称小载在同治皇帝的灵前“稽颡号恸,擗踊无算”,意思是一边磕头一边大哭,无数遍地顿足捶胸,可见是一位充满“仁孝之心”的君主。

据《清德宗实录》记载,载进宫的第二天,满朝王公大臣联名上疏,“恳请”两宫太后垂帘听政。次日,两宫太后颁发懿旨,宣布:“垂帘之举,本属一时权宜,惟念嗣皇帝此时尚在冲龄,且时事多艰,王大臣等不能无所秉承,不得已姑如所请,一俟嗣皇帝典学有成,即行归政。”这就是晚清历史上的“第二次垂帘听政”。

网络配图

初九日,内阁呈上了为新君主拟定的年号——光绪。经小载象征性地批准,诏告天下。这是个响亮的年号,所谓“绪”,指的是道光之绪,表明新君主统绪合法,将光前裕后,重开一统江山的新局面。转过年来,光绪元年正月二十日(1875年2月25日),光绪帝的登基大典在太和殿举行,由于他跟刚刚死去的同治皇帝是平辈,所以,他是清朝入主中原之后的第八代第九位君主。此时的他年仅四岁,是清朝截至此时为止年纪最小的皇帝。

生父隐退,亲情缺失

一个四岁的孩子大多有自己幸福的童年,在父母亲的怀抱里享尽关爱、呵护,但是,小载入宫继承帝位,就意味着失去了自己的童年、自己的父母。他现在是咸丰皇帝的儿子、两宫皇太后的儿子。当然,咸丰帝已经死去十多年了,所以,他没有爸爸。

可能有人会问:光绪帝不是有一位生身父亲 ——醇亲王奕吗?

此时最尴尬的人莫过于醇亲王奕了,自打儿子进宫,他整天把自己关在王府里,闭门不出。他知道,他现在已经对慈禧至高无上的地位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

自己的儿子做了皇帝,还会有什么危险?其实,奕的危险恰恰在于此,虽然儿子已经过继给了两宫皇太后,但血缘关系是无法割断的,奕毕竟是皇帝的生父,这一点谁都抹杀不了。慈禧太后之所以能够以嫔妃的身份一步登天,母仪天下,主宰帝国的命运,不就是靠着自己是“皇帝之母”吗?慈禧是同治皇帝的妈妈,现在是光绪皇帝的养母,可奕却是实实在在的“皇帝生父”!在满朝王公大臣的眼中,他不再是一个普通的王爷,而是一位能对帝国的前途发挥重大影响的“皇父”,这样一来,他能不成为慈禧的“眼中钉”吗?

当然,慈禧不会怀疑自己摆平奕的能力,但她终有衰老的那一天。水有源,木有本,十几年后光绪帝长大成人,成为乾纲独断的一国之君时,按照人之常情,他不会不认自己的生父。到那时,奕不就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太上皇”了吗?慈禧这个养母算老几!

网络配图

而且,恐怕不用等到皇帝成年,随着光绪帝一天天长大,就光绪皇帝会有越来越多心怀叵测的人投到奕的门下。作为皇帝生父,奕是名副其实的“原始股”,升值空间无限,那些做“长远投资”的人肯定要打他的主意。为了“上市升值”的那一天早日到来,这些趋炎附势的人肯定要兴风作浪,大肆炒作,他很快就会被“炒”成大清国炙手可热的人物。

慈禧肯定要处处打压、防范奕的崛起,一旦慈禧认为他威胁了自己的地位,奕,甚至他儿子的命运都会逆转。一想到这里,奕不寒而栗,他深知自己这位嫂子兼大姨姐的心狠手辣、六亲不认。

奕本来是个很谨慎的人,信奉“家大业大祸也大”的信条,平日里谨小慎微,这下子突然成了矛盾的中心,他变得不知所措了。经过几天的苦思冥想,他悟出了这样一个道理,人家慈禧是“母以子贵”,而他奕必须“父以子贱”,否则就可能大祸临头。于是,就在慈禧正式垂帘听政的十二月初八日,为了自己的命运和儿子的前途,奕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急流勇退,远离大清国的政治圈。

网络配图

据《清史稿》记载,奕上了一道奏折,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臣侍从大行皇帝十有三年,昊天不吊,龙驭上宾,仰瞻遗容,五内崩裂,忽蒙懿旨下降,择定嗣皇帝,仓猝昏迷,罔知所措,触犯旧有肝疾,委顿成废。惟有哀恳矜全,许乞骸骨,为天地容一虚糜爵位之人,为宣宗成皇帝留一庸钝无才之子。

奕的这段话说得极其诚恳,意思是说由于同治皇帝的驾崩,再加上新君主的选择出乎他的意料,他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导致原来的肝病复发,难以治愈,已经成了废人,为此请求皇太后批准他“乞骸骨”——退休。奕甚至搬出了自己的父亲——宣宗成皇帝,希望两宫皇太后看在道光皇帝的分上允许他从此“虚糜爵位”,做一个光拿俸禄不干事儿的闲废之人。

接到奏折,两宫皇太后跟恭亲王奕商议,顺水推舟,撤销了奕担任的一切职务,然后赏给“亲王世袭罔替”的待遇。也就是说,奕的爵位不用像普通的王爵那样每传一代就降一等,他的子孙可以世世代代均为亲王。这是一个巨大的荣誉,奕再次上折逊谢,这回两宫皇太后没有同意。

幼小的光绪帝从此没有了爸爸,可他不是还有妈妈吗?而且,他现在有四位母亲:一位生母,两位养母——慈安、慈禧太后,此外,他还有一位乳母。如此说来,他有四位女性的呵护,他该多幸福啊!其实不然。

光绪帝的生母是慈禧的亲妹妹,以前经常进宫,姐妹俩走得很近。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儿子过继给了两宫太后,作为生母再去探望确实很不合适,也很讨人厌;而且,一旦进宫见到自己的儿子,除了板起脸来说几句“官话”以外,不能跟儿子亲热,说起来也是件很痛苦的事儿。从此以后,她跟丈夫一样,闭门不出,靠吃斋念佛打发时光。据说她成年放生烧香,为儿子的命运祈祷,夏天不进花园,说是怕踩死蚂蚁。她一共生了五个孩子:一个女孩、四个男孩,但除了载长大成人之外,其余的均夭折了。

生母不敢进宫,那么两位养母对小光绪如何呢?

慈安太后一生未曾生育,对养育小孩的工作心有余而力不足;慈禧虽然育有一子,但那是二十年前的事儿了,现在的她操持帝国政务,一天到晚忙得昏天黑地,哪里顾得上抚养小光绪。

当然,要说慈禧对光绪帝撒手不管也不是事实。这不,登基大典刚过了没几天,慈禧就下令将光绪的乳母撵走。确实,光绪四岁多了,该断奶了,成天缠着奶妈怎么能成长为一个合格的君主呢?

光绪帝自小在奶妈的怀抱中成长,感情非同寻常,进宫之后简直就是相依为命,奶妈走了,光绪成天哭喊着要她,但没有人理会他。

网络配图

饮食起居,委之太监

生母不进宫,两位养母不管,乳母又被撵出了紫禁城,谁来养育小光绪呢?别担心,慈禧太后召来了自己的亲信、首领太监李莲英,命令李莲英安排光绪皇帝的生活。

李莲英面有难色,他知道这项工作风险极大,小光绪年纪太小,身体又弱,三天两头闹病,不是感冒就是腹泻,万一在自己手里有个三长两短,他就得祸灭九族。所以,他委婉地表达了拒绝的意思——他解释说,他以及他领导下的这些太监都是爷们儿,从来没带过孩子,实难胜任这一差事。慈禧眼珠子一瞪,恶狠狠地说了句:别不识好歹!李莲英立即气馁,灰溜溜地抱着小光绪下去了。

李莲英一筹莫展,他找来亲信太监商议,亲信建议他将这一工作“转包”。转给谁呢?大家建议交给范长禄,因为范长禄大小也是个总管,在太监中有些地位,更重要的是范长禄“婆子气”很重,一看就像个娘们儿,肯定能胜任哄小孩的工作。

李莲英找来范长禄,连哄带劝,再加上威逼利诱,但范长禄死活不接这个差事,最后惊动了慈禧太后。根据太监回忆,范长禄流着眼泪对慈禧说:“奴才之万岁爷,春秋太幼稚,奴才不能胜任。”说完连连叩头并请求召回奶妈。

网络配图

慈禧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奶妈来自民间,出身低贱,不能不把她撵走,你当差这么多年,一贯谨慎,更重要的是看你像个娘们儿,还是你来哄万岁爷吧,多加谨慎就行了,不要有太多的顾虑。范长禄还是第一次见慈禧太后有这样好的态度,受宠若惊,只好把这个差事应承下来了。

此时的光绪皇帝年仅四岁,从此,他失去了父爱和母爱,由太监照应他的起居饮食,一天到晚太监不离左右。今天看来,这样一个环境对于小男孩儿的身心成长是不利的。

长期变态的生活扭曲了太监的人性,太监中心理阴暗的人不少,而且,太监们迫于生计,为皇家执役,付出了断子绝孙的代价,每个人都有一本“血泪账”。他们对皇家的情感是复杂的,这回小光绪落到了他们手中,他们会拿出来怎样的“孝心”来报答这位小主子呢?

比如吃饭,皇帝每顿饭有上百样菜肴,摆满三张餐桌。按例,皇帝就座后,太监将一盘盘菜肴依次端到皇帝眼前,由皇帝选择。据宫中的太监后来追忆,小光绪进餐的时候,太监把小光绪抱上椅子,然后就不管了。光绪还没有桌子高,一旦就座自然下不来,太监又不把每张餐桌上的菜肴依次端来,光绪只好吃眼前的几样,顿顿如此,时间一长哪有胃口?

后来御膳房得知皇帝只吃眼前的几样菜肴,十分高兴,他们也想出了个取巧的办法:除了皇帝眼前的几样菜以外,其他菜肴这顿撤下来下顿照上不误。所以,每顿饭的上百样菜肴基本是“臭腐”不可闻的“原馔”,而且,眼前的几样菜也“大率久熟干冷不能可口”。小光绪在入宫前曾得过一场痢疾,病得很重,几乎丢了小命,后来用针灸的方法才治好,但身体十分虚弱,饮食起居须格外注意。现在他在宫中无人过问,饥一顿,饱一顿,时间一长,得了营养不良、胃口不好、时常呕吐的毛病。小光绪嚷着胃疼,但没有人搭理他。

范长禄侍候小光绪一段儿时间之后,终于推卸了这个差事,从此,光绪身边的太监就像走马灯似的换来换去。太监们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除了自己的利益,一点儿也不考虑小光绪的生长发育。四五岁的小男孩正是好动的年龄,但光绪被太监们限制得死死的,不能跑,不能跳,不能大喊大叫;有的太监怕光绪消化不良,顿顿饭不让他吃饱,把他饿得直哭;有的太监怕光绪受风着凉,即使已经到了脱棉袄的季节,也依然让他穿着一身裘皮,热得他烦躁不已,无精打采;有时光绪身体不舒服,太监却只根据自己的经验做出“诊断”,就是不去找御医。这些情节要不是后来光绪帝的师傅翁同在自己的日记中亲笔所记,谁会相信这是大清国第九位君主的幼年遭遇!

慈禧淫威,光绪胆寒

光绪帝的苦难境遇更来自养母慈禧太后的淫威。根据慈禧的要求,光绪帝要管慈禧叫“亲爸爸”。他进宫不久就成了慈禧垂帘听政的道具。

垂帘听政的地点在养心殿。小光绪坐在皇帝宝座上,他的面前跪着臣子,他的身后垂着一面半透明的黄色纱帘。两宫皇太后坐在帘后,隔着帘子跟臣子一问一答,商议军国大事,跟小光绪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但他又必须端坐在宝座上不动,就像今天舞台上演双簧似的。

网络配图

这对小光绪来说苦不堪言。这个宝座又高又大,不适合孩子坐。小光绪坐到上面两只脚还挨不着地,左右也够不着扶手,摇摇晃晃,十分危险。如果盘腿坐在宝座上又显得不庄重,皇帝要有皇帝的派头。

刚进宫的时候小光绪年仅四岁,正是好动的年龄,根本就坐不住,更何况两宫太后跟大臣商议军国大事,小光绪一点儿也听不懂,所以,一开始不是跳下宝座,就是在宝座上翻跟头,有一次还在宝座上睡着了。其实,拿今天的眼光来看,皇太后如果跟光绪坐到一起,或者抱着光绪召见大臣,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但在中国古代,“朝会”是国家典礼的一种,皇帝不分大小,都是一国之君,慈禧权势再大,毕竟是太后,她没有资格坐皇帝的宝座,更何况两位太后挤在一个宝座上抱着孩子处理国政更是不成体统,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个尴尬的局面。

慈禧太后为了培养出一位合格的君主,对光绪要求极为严格。光绪不能稳坐宝座,慈禧轻者呵斥,重者责罚。慈禧责罚光绪的办法有二:一是罚跪,二是不让吃饭。小光绪三天两头受到“亲爸爸”的处罚,平日里也看不到慈禧的好脸色,时间一长,小光绪被慈禧吓破了胆。据梁启超的《戊戌政变记》记载:“积威既久,皇上见西后如对狮虎,战战兢兢,因此胆为之破。”这类记载很多,总之,慈禧的阴影从此笼罩了光绪皇帝的一生。

网络配图

开蒙读书,心酸童年

光绪二年二月二十一日,公历是1876 年3月16日,六岁的光绪帝正式入书房读书。这天一早,在养心殿东暖阁,奕亲自出面,迎来了小光绪的师傅——内阁学士翁同。此时的翁同已经四十七岁了,他是江苏常熟人,是咸丰朝大学士翁心存的儿子,而翁心存恰恰是恭亲王奕的老师。父子两代服务皇家,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最为难得的是翁同在咸丰六年状元及第,学问人品非同一般。此前,翁同就参与过同治皇帝的教学工作,教学能力十分突出。

小光绪在太监的簇拥下走进了东暖阁。翁同抬眼一看,只见小光绪面色苍白,神情萎靡,目光呆滞,尤其是身材比同龄的孩子矮一大截,一看就是发育不良的状态,不禁一阵心酸。

经过一番拉拉扯扯的谦让,最后敲定了师徒见面的礼节。光绪皇帝向翁同作揖致敬,叫了声“师傅”。翁同下跪还礼。然后奕等人离开养心殿,翁同跟光绪帝分头落座,授课开始。

翁同提笔写下了四个楷体大字——天下太平,然后教小光绪认字。小光绪感到十分新奇,一遍一遍地朗诵着。认字结束,翁同拿出《帝鉴图说》——这是一本明朝编撰的图文并茂的帝王教科书,翻开第一课是《任贤图治》。小光绪看到古代帝王骑着大马的图画,兴奋得拍手直喊。翁同赶紧又讲书房的规矩,小光绪似懂非懂地连连点头。

天气暖和了,上课的地点改在毓庆宫,小光绪的学习兴趣也逐渐淡漠了。

中国历史上有一种王朝盛衰的周期性现象,一个王朝经过几十年上百年之后,就要走向衰落、灭亡。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但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帝王的素养一代不如一代。开国帝王都是“竞争上岗”,竞争的胜利者登上权力的巅峰,失败者死无葬身之地,所以,开国帝王都是雄才大略。但后代的帝王长在深宫,由太监、宫女抚养成人,连人格都不健全,何谈治国平天下呢?加上一个王朝统治时间一长,各种问题积重难返,君主又无力应对,各种因素一叠加,最后的结果就是土崩瓦解。

任何一个王朝的统治者都希望自己的政权千秋万代地延续下去,并为此绞尽脑汁。清王朝特别注重皇子的教育,其严苛程度是史无前例的。皇子每天四五点钟进书房温习功课,六七点钟师傅来到,开始上课,下午学满语、骑射,直到日落方才结束。这种严苛的教育培育了一代代安邦定国的接班人。

当然,由于光绪已经是皇帝了,所以,对他的教育比对皇子教育的强度要低一些,但远远比今天小学生的负担要重得多。比如,一年到头除了两宫皇太后的生日、小光绪的生日、端午、中秋等各放假一天,再就是新年放假五天,此外根本没有寒假、暑假的概念。小光绪每天要向两宫皇太后问安,陪两宫皇太后垂帘听政,其他时间都要在书房度过,学习内容除了儒家经典、汉语诗文以外,还有满语、骑术等,而且,光绪毕竟已经是万乘之尊的一国之君了,他学习的积极性不可能像皇子那样高。

网络配图

小光绪学习兴趣不高,加上他体质单薄,难以承担繁重的学习任务。尤其不同以往的是,皇子教育毕竟人数较多,大家一起学习,有个竞争的氛围,现在教室里面一个师傅、一个学生,还有一群太监立在一边瞪眼看着,跟审问犯人类似,时间一长,光绪的学习积极性就更低落了。按说可以给小光绪找一些皇族子弟“伴读”,但近支皇族里没有年龄合适的伴读人选,翁同只能硬着头皮教下去。

其实,翁同对此早有预见,此前担任同治皇帝的培育工作,他就伤透了脑筋。当年同治皇帝厌学,居然能把师傅李鸿藻气哭,这也是翁同亲眼所见。所以,当他得知被任命为皇帝师傅的时候,最初曾一再推辞,但两宫皇太后和恭亲王奕立场坚定,一定要他挑起这副千钧重担,而且,慈禧表态,作为家长肯定全力配合师傅的教育。翁同无法推辞,就接手了这一工作。

清晨,翁同来到书房,要求小光绪背诵前一天学过的课文。小光绪背了几句,就张口结舌,背不下去了。翁同阴沉着脸,下令罚背二十遍。但小光绪不服处罚,瞪眼不背。要是在民间的私塾,学生完不成学习任务,轻者一顿责骂,重者一顿痛打,但面对天子门生,翁同一不能骂,二不能打,他气鼓鼓地踌躇了一会儿,壮起胆子,委婉地批评了小光绪几句。谁想到小光绪不仅不接受批评,反而放声大哭,于是,翁同跟太监手忙脚乱地好言相劝,好一会儿皇帝才止住了哭声。

后来,翁同调整了办法,再遇到这种情况,就“怒目而视”,放下书本,不讲课了,光拿眼睛瞪着小光绪。师徒对视,谁也不说话,翁同的用意是以此向天子门生施加压力。这种“对视”一般历时十五分钟。十五分钟过去了,翁同的目光和缓了,没想到他刚要开口讲课,却发现小光绪依然在“怒目而视”,翁同慌了手脚。

翁同想起慈禧的承诺,于是,换了个办法。据谢俊美的《翁同传》记载,他自己动手,装订了一个“内省录”。次日上课,开讲之前,翁同拿出空白的“内省录”置于案头,并告诉小光绪:如果犯了错误,将把错误登记到这本“内省录”上,然后呈给两宫皇太后

网络配图

——拿今天的话说,就是通知家长。

翁同话音刚落,小光绪就浑身颤抖,五官抽搐。翁同目瞪口呆。突然,小光绪把桌子一掀,放声大哭,然后起身向门口跑去。这时,一道闪电划破天空,一串儿惊雷从天而降,小光绪赶紧从门口折回,钻到桌子底下瑟瑟发抖……

后来翁同听太监说,慈禧平日里对光绪不大过问,但一旦管教起来就疾言厉色,不是罚跪就是不让吃饭。一次光绪被罚挨饿,他流着眼泪回到寝宫,饿得难以忍耐,居然溜到太监的住处翻找食物,找到食物后撒腿就跑。太监连忙追赶,待捉住小光绪的时候,馍馍已经被吞咽了一半儿。太监禀报慈禧,慈禧气得不得了,把光绪骂了个狗血喷头,然后罚他跪一个时辰。小光绪两眼垂泪,浑身发抖,跪都跪不成个样子,趴在地上直哆嗦。

听到这里,翁同十分意外,也后悔不迭,他为不了解自己的学生而感到愧疚,看来教育光绪帝必须另谋善法。

oa网络地板

直流空压机

上海注册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