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塑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衬塑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解忧杂货店的烂是王俊凯的锅

发布时间:2020-10-15 07:01:45 阅读: 来源:衬塑设备厂家

《解忧杂货店》上映两日,豆瓣评分5.4,票房成绩在元旦档四部热片中垫底。

影片改编自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同名小说,这位推理大神,在中国有着极高人气。

不过,在今天的枪手扭腰客眼中,那本非典型东野圭吾作品本就是肤浅的鸡汤集子,被“中国化改编”成电影后,更可怕了。

《解忧杂货店》的烂,其实从原著就开始了

文 | 扭腰客

作者简介:沉默若失语,多言如八婆,喜欢看电影,但不愿意为之付出自己的生命。以及,长相酷似徐皓峰。

尽管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完《解忧杂货店》,我的眉头还是皱的更深了。

写信、回信,穿越时空,固然是一个烂梗。但往死里浪漫,就是《触不到的恋人》;往丧里狂整,就是《玛丽与马克思》。可这部电影,一会儿像王家卫的《摆渡人》,一会儿像韩寒的《乘风破浪》,一会儿又像打戏被掐掉了的成龙电影,是不是很神奇?

而且你会发现,几乎每一个往牛奶箱里投信的角色,都没有获得什么好结果。

秦朗收到回信,告诉他要坚持梦想,结果他被烧死了;张默收到回信,告诉他要相信家人,结果家破人亡;晴美收到回信,提醒她别轻信他人,然后她就被绑架了……这哪里是《解忧杂货店》,分明是《鬼屋夜惊魂》啊!

还有,大家不要道听途说,没看过片就黑王俊凯和迪丽热巴,说什么选角太差劲之类。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这部电影的选角没什么大问题,关键在于故事的发展、场景的安排,让大部分角色都沦为一个笑话。

比方说,晴美小时候才不过十九岁,居然是以一副夜店驻唱的style去“演绎民谣”;而郝蕾饰演的中年晴美,摇身一变成为股市女神,她走上人生巅峰的符号就是小洋房大阳台45度角仰望……

还有人把“戏出不来”归咎于王俊凯、迪丽热巴演技差,请问这部电影的问题是出在演技上吗?热门综艺《演员的诞生》里,评委宋丹丹老师讲话:“全都是情绪,大喜大悲,完全不合情理,你让我怎么演?”

于是,小鲜肉代言人、顶级流量王俊凯饰演的小波,在得知孤儿院即将被郝蕾饰演的张晴美拆掉时,表达失望、愤怒、难过交织的复杂情绪,居然是面无表情地对着墙壁拳打脚踢,“让你拆让你拆让你拆”。我很想问问片尾署名的刘天池老师(中戏老师,同为《演员的诞生》表演指导),身为王俊凯的演技指导,这就是传说中的“演员一秒入戏”吗?

不过话说回来,就男一号的表现来说,日本版《解忧杂货店》里的山田凉介,并没有比中国版里的王俊凯强到哪里去。一个是夸张日和风的演法,一个是嘶吼咆哮风的演法,都是强行起范儿的尬演。

两版电影里,最正常、最完整的表演,都是解忧杂货店的店主“解忧爷爷”——日本版是西田敏行,中国版则是客串的成龙。看似是老演员对角色的拿捏更好,但这丝难能可贵的合理,恰恰是原著中为数不多的闪光点。

在亚马逊中国前不久发布的“2017中国年度阅读盛典榜单”中,小说《解忧杂货店》高居“2017纸质书畅销榜”第一名,同时还占据了“Kindle付费电子书畅销榜”第二名的位置。而小说作者东野圭吾,则力压加西亚·马尔克斯、老舍、毛姆、汪曾祺等中外大家,成为作家榜单上排名第一的人气王。

问题是,著作商业化运作程度越来越高的东野圭吾,和他的这本《解忧杂货店》,真的像演员里的鲜肉和小花一样,配得上这么高的流量和这么盲目的追捧吗?

《白夜行》《嫌疑犯X的献身》等早期作品,在传统罪案推理的套路上,加入了丰富的感情动机,是让东野圭吾走红乃至成为“推理大神”的第一波助力。而在随后的一些作品里,东野下笔逐渐朝光明面倾斜,试图摆脱“暗黑推理”的刻板印象,也的确写出了《流星之绊》这样的温情之作。

但转型中的东野圭吾,不知是否“步子太大,容易扯到蛋”,居然在祛除暗黑元素的同时,也把作品里的推理底色逐渐抹去。《解忧杂货店》里,罪案、侦探和推理荡然无存,几位主人公的人生困惑,就那么笼统草率地丢给了“解忧爷爷”和他的魔幻牛奶箱。

同一个故事,如果交由另一位推理作家伊坂幸太郎来执笔,可能完全是另一幅景象。在伊坂的《金色梦乡》《重力小丑》《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里,每一个角色都不是路人,每一处细节都并非闲笔,看似平行的人生,最后戏剧化地纠缠、甚至绞杀在一起。

但在东野的笔下,多线索始终就是多线索,哪怕设置了能穿越时空的牛奶箱这种Bug级别的道具,各个人物的命运最终也未能汇合在一起。这本卖到脱销的《解忧杂货店》,也不过就是一本肤浅的鸡汤故事会,或者“知心姐姐读者来信合辑”。

在东野圭吾这种避重就轻的基础上,《解忧杂货店》里的“中国化改编”,可能就是王俊凯揪住被捆起来的郝蕾,用口红在她的脸上画了一个圈,然后写了一个“拆”。不过是一位幼稚的少年,把无处发泄的怒火,转化成了“什么仇、什么怨”。

最后,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到这部电影的导演——韩杰。

韩导与贾樟柯同为山西人,还给科长的《世界》《三峡好人》《无用》做过副导演。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解忧杂货店》会在韩寒的小镇幽默和贾樟柯的县城审美之间,摇摆不定(韩寒为本片艺术指导)。

但令人失望的是,韩杰导演并不是一门心思要拍烂片啊,他可是拍出过《Hello!树先生》的人啊。冰天雪地的东北小镇上,王宝强饰演的精分大仙,和他嘴里念叨的“何仙姑的花瓣”,才是对魔幻现实的一记响亮耳光。

当然,我们也并未指望韩杰能借一部纯市场向的《解忧杂货店》,讽刺多少现实,夹带多少私货。可面对日益焦虑的国人,哪怕能炮制出一部合格的爆米花娱乐电影,也算是“艺术为工农兵服务”了。

可惜,正如咆哮的王俊凯冲墙壁拳打脚踢一样,这部电影不但找不准对象,也找不到出口。电影散场,令人难忘的,只有数百位年轻的粉丝,和她们响彻影厅的嘶喊——“从开始到未来,只为王俊凯”。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禁止转载

长沙治疗脱发专科医院

南昌治银屑病医院

合肥白癜风医院地址

西安男科医生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