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塑设备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衬塑设备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经济周刊封面赛维与被绑架的政府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1:57:23 阅读: 来源:衬塑设备厂家

中国经济周刊封面:赛维与被“绑架”的政府

高投入、高产出、高利润的“光伏冲动”下,地方政府、银行等纷纷借钱助光伏企业入场“豪赌”。然而。一旦行业萧条、“光速”停止、企业艰难,砸进去的钱怎么办?这么大的摊子,就让它烂在眼前吗?或者说,彭小峰的赛维真能和乔布斯的苹果一样,绝处逢生?

7月19日,在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总部(下称“赛维”,LDK.NY)的大门口,停着三辆车,车门开着,车上的人一直盯着门口。

近来,几乎每天都有人在这里等着讨债。

“几天前,这里才发生了一起集体讨债事件。他们先是去政府上访了几天,没什么效果,于是大家一起把赛维总部的门锁上,逼宫。”江西省新余市姚家边,这个位于城乡接合部的乡村与赛维隔路相望,村民胡宪明没事便跑过来看热闹。

胡宪明看到的这一幕,从今年4月初始,便已从赛维的苏州工厂开始陆续上演。赛维的保安们紧张、忙碌。而事实上,他们已经两个月没领到工资了。

4月30日,赛维延迟发布的2011年年报显示,赛维第四季度继续巨亏。截至2011年底,赛维负债总额高达60亿美元,负债率已经达到87.7%。恐慌的气氛进一步蔓延,各路债权人纷纷到政府上访。

度过了2010年最美好的光景,光伏产业的境遇在2011年急转直下。因为欧债危机的影响,占据全球光伏需求量80%的欧洲市场急剧萎缩。雪上加霜的是,今年上半年,美国方面接连对中国的光伏产品征收反补贴关税和反倾销税。

整个光伏产业风雨飘摇。赛维,当年的激进派,如今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如今在江西,赛维已经成为敏感词汇,涉及赛维的新闻,本地的所有网站一律不许转载,相关人员不允许接受媒体的采访,以至于所有接受采访的对象均要求匿名。

被“绑架”的不只是政府

以国家开发银行为首的七大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成为最主要的债权人。

“现在是非常痛苦。政府、银行,大家都很痛苦。”一位知情人士对《中国经济周刊》说,银行已经是寝食难安了,“赛维成功绑架了银行,也成功绑架了政府。”

据《中国经济周刊》了解,赛维最大的债权银行国家开发银行江西省分行已经专门安排一个处,形成一个比较固定的团队处理赛维事宜。

前几年,赛维是政府和银行积极追逐和追捧的对象。上述知情人士说,政府追求的是政绩,银行追求的是业绩。“政府对赛维非常支持,投入的各种各样的优惠政策,相当于几十个亿投下去了。另一方面,它又是银行的绝对大客户,各家银行基本上能进去的都进去了。可以这么说,无论是政府还是银行都已经陷得很深了。”

据上述人士介绍,在这个庞大的债权人团体中,银行、信托等金融机构成为最主要的债权人。以国家开发银行为首的七大银行深陷其中,而且,排在前四位的债权均高达数十亿,数额差距很小。

在这个天文数字的债务总额中,还包括供应商的欠款、工程商的欠款,巨额的电费、水费、气费以及其他单位及个人的各种欠款。据悉,所欠水费已高达数千万,甚至连记者所在的酒店也是其庞大债主队伍中的一员。

新余市政府专门成立了一个帮扶小组进驻赛维,帮助其缓解当前的燃眉之急。

据悉,截至目前,新余市政府已经就赛维的困难组织召开了多次协调会,“要求电、水、气、油公司,要全力提供保障。”参与会议的一位企业负责人颇感无奈,“现在有相当的责任已经是政府包办了,由政府出面协调要求我们提供支持,导致很多单位都被牵涉其中了。”

政府该不该救?

“政府已经是骑虎难下”。“应该相信,赛维不会倒闭”,两家央企或接盘。

2011年,在光伏产业最困难的时期,赛维在南昌公司已经发不出工资,工人上访,南昌市政府只好拨款代为垫付工人工资。

自赛维陷入危机以来,公司所在地政府所采取的一系列帮扶和救济措施已经在社会上引发了广泛的争议乃至质疑:政府究竟应不应该动用公权力强行介入拯救一个民营企业?

“南昌市政府心里是谨慎的,其实是走一步看一步。”南昌市一位官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们心里是有些担心的,所有涉及赛维的事项,都要向市里主要领导汇报。“项目能不能做,政府要不要帮,南昌市政府方面已经比较谨慎。万一政府帮忙渡过了难关,迎来一片艳阳天,那时候,政府会被认为是对的。相反,政府则会被千夫所指。”

不过现在,新余市政府已经是“千夫所指”了,媒体轮番轰炸指责其为赛维债务“财政兜底”。

新余市政府的一位主要官员极力否认了“财政兜底”说,他向《中国经济周刊》解释说,“政府财政只是为其债务提供担保,而且是在赛维提供资产抵押的情况下,这怎么能叫财政兜底呢?企业的发展主要靠自救,政府不可能拿钱来救它,只是在生产要素方面为它做协调和帮助企业克服困难往前走。”

“当然,这也说明新余市的投资环境好,政府愿意为企业提供帮助,为企业做大做强无私奉献。”这位官员坚定地认为,光伏产业是朝阳产业,新余市发展光伏产业的方向是正确的。

“如果按照市场规律,政府确实不应该陷入这么深来帮它,但政府已经是骑虎难下。”在上述参与协调会的企业负责人看来,“如果赛维真的垮掉,那麻烦就大了,所有的债务以及所有的社会矛盾,将全部扔给政府。这将使政府难以承受。”

“那样影响太大了,没有哪家银行能够承受。如果让这么多家银行出这么大的事情,江西的金融生态环境就要上黑名单了。然而,若要救它,政府就要付出代价,甚至要违背原则。”上述知情人士说,“现在逼得政府从财政专门拿钱出来偿还银行的贷款。”

所谓“财政拿钱”,指的是江西省政府有关部门专门成立的针对赛维债务的发展稳定基金。该笔高达20亿的基金成为到期借款偿还的主要资金来源。

根据当前缓解债务危机的思路:政府从“稳定发展基金”拿钱,偿还到期银行贷款和信托贷款等。银行在10天之内,必须要放贷,并且不能压贷,银行贷出的钱再及时填充“稳定发展基金”。如此循环,缓解到期债务压力,以时间换空间,等待市场的好转或根本性的解决方案出台。

与此同时,江西省政府层面也正在努力牵线搭桥,帮助新余市政府与央企对接,洽谈并购重组事宜。

“应该相信,赛维不会倒闭。很多工作已经在积极进行中,只是现在不方便透露更多。”新余市一位政府官员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该市的主要官员已经数次赴京洽谈,并且,与两家央企的对接已经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中国经济周刊》同时从另一知情人士处获知,赛维这个摊子或将由中国建材集团、中国环保节能集团两家央企接盘。但此消息未得到官方确认。

此前,曾传出消息称,江西省有意让江西煤炭集团和江西铜业集团接盘赛维,收购它的股份,但二者皆无此意。上述知情人士说,“无论是江西煤炭还是江西铜业都不可能接盘,在一个陌生的领域,面对陌生的技术、陌生的管理、陌生的市场,他们并不擅长。更何况,现在的赛维深陷巨大的债务黑洞,光伏产业又身处寒冬。”

光伏“冲动”背后

新余的老百姓并不欢迎赛维,甚至可以说充满了敌意。“我们都希望它垮掉。”

新余,一个人口不过百来万的城市,在长期欠发达的中部地区,却创造了经济上的“新余现象”:GDP连续7年保持15%以上增长,人均GDP过万美金,其工业化率达到67%,城镇化率达到63.9%,遥遥领先于整个江西省。

钢铁、新能源、新材料,构成了新余市的三大支柱产业。江西省确定的3个千亿产业工程,新余有其二。

作为千亿产业工程之一的新能源光伏产业,为新余市各项经济指标的增长贡献巨大。以2011年为例,赛维上缴税收13.6亿元,成为新余市财政贡献第一大户。围绕着赛维,大批光伏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在新余形成了大规模的光伏产业集群。2011年,整个产业增加值达120.16亿元,增长28.8%,占工业的比重为33.9%,贡献率为49.6%,对经济的贡献超过了新余的另一主导产业——钢铁。赛维成为江西省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和全省第二大纳税企业。

这种大项目大产业所带来的巨大效应,极大地刺激了其他兄弟城市,尤其是省会城市南昌。后来,赛维在南昌的项目被列入了省级重点项目,被大力扶持发展,至赛维陷入危机,发展的冲动戛然而止。

不只是在江西,过去几年,因高投入、高产出、高利润,光伏产业项目、光伏产业基地、新能源产业园区在全国的许多地方遍地开花。

据不完全统计,四川、新疆、江西、青海等省份出台的光伏产业规划或新能源产业规划涉及总投资超过1.5万亿。

光伏巨头成了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香饽饽”,在各地享受礼遇和优惠政策。以赛维为例,从新余到南昌再到安徽、内蒙古,政府都给它提供了诸多优越条件。

2005年,新余市政府为引入赛维可谓不惜血本:支持赛维2亿流动资金,24小时供电。

之后的每年,新余市政府还以各种方式对其进行大金额的补贴和优惠,以至于新余人抱怨:除了一个GDP数字,新余在赛维身上基本没获得什么好处。

与政府的态度截然相反,新余的老百姓并不欢迎赛维,甚至充满敌意。“我们都希望它垮掉。”在街上,随机采访的对象异口同声地说。他们坚定地认为,这个企业的存在威胁着他们的身体健康。

“污染?不是很严重,而是相当严重。”很少有人能说出,是什么污染以及污染了什么,但所有人都对此深信不疑。

2010年10月,新余市一家化工厂突然发生化学物质泄漏,在当地引起了恐慌,人们开始就认定,这是赛维发生了泄漏。虽然发生泄漏的是当地的一家化工厂,新余市政府也发布公告辟谣,但老百姓不相信,认为那只是一个挡箭牌。

因为对污染的恐惧,赛维所在的高新区房价近年一路下滑,每平方米从原来的两三千降到了1800~1900元/平方米,还是很不好卖。

彭小峰不怕赛维没钱?

“公司没钱,彭小峰个人肯定是有钱的。”

但不可否认,有这样一批人靠着赛维确实发达了,尤其是早期跟它做生意的那些人,一开始都赚了钱。胡宪明的同乡李新军即是其中一位。

李新军是土建工程老板,在过去的数年里,承接了不少赛维的基建工程。

2008年前,赛维的工程付款均很及时,李新军实打实地赚了不少真金白银。他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农民,东拼西凑了几十万,开着摩托车给赛维建厂房,变成了几年后开着韩国现代回来的老板。

2009年,李新军对胡宪明说,准备换辆奥迪。隔年,胡问,你的奥迪呢,还不开来溜达溜达?李说,“没结到账。”2011年,胡又问,你的奥迪还没买啊?李说,“都快倾家荡产了,还没结到账。”

李新军说,2010年以后,工程付款就很艰难了。截至目前,赛维欠李的工程款接近千万。

像李新军这样承接赛维基建工程的许多小老板都栽了进去。“少则百八十万,多的数以千万计。不过,供货商被拖欠的钱比我们多多了。”

因为欠债太多,当地一度盛传,赛维的董事长彭小峰被很多人拦着围攻,挨了打。

李新军澄清说,他们并没有打到他。6月底,多次上访之后,在当地政府的协调下,几十个被拖欠工程款的包工头、农民工与彭小峰坐下来谈判协商,“几十个人围着他不让他走,大家都很激动,闹了起来,当时很多警察在场,几个农民工都被打了。”

李新军说,当天,彭小峰表现得有诚意,但就是没钱。“赛维确实是没钱了。但公司没钱,彭小峰个人肯定是有钱的。”

据李新军说,赛维的负责人劝他们说,赛维已经就是这个样子了,如果你们再闹下去,对大家都没好处。“彭小峰大不了破产走人,他的个人资产几代人都吃不完的,倒霉的只能是你们。”

《中国经济周刊》调查得知,彭小峰个人及家族资产除了赛维LDK的股份之外,还有赖以发家的柳新实业以及他在2008年以“个人、家族名义”投资的Best Solar公司。Best Solar在开曼群岛注册,性质为外商独资企业,法人代表为周山,即彭小峰之妻。

彭小峰的父亲彭正祥在新余也很活跃。“老头子相当精明,牛气烘烘的。”李新军透露,他们在赛维承包基建工程项目,必须通过彭小峰父亲挂靠的建筑公司,并上交给他2%的管理费。

而据胡宪明称,彭正祥还涉足了新余市的房地产开发领域。根据工商资料显示,彭正祥担任新余流星花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该房地产公司成立于2005年4月,注册资本为800万元人民币。

胡宪明透露,位于新余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旁的半岛华府一期楼盘正是彭正祥开发的。胡承包了他的部分建筑工程。但因为卖得不好,彭正祥还欠着他100多万工程款。“二期项目的地,他转手卖了4000万。”

此外,据熟悉彭小峰的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彭的子女居住在香港的半山豪宅,与李嘉诚等富豪为邻。

这让李新军们很不平衡,也因此变得不那么理性,各种猜测和传言在当地盛行,例如,彭通过错综复杂的关联公司及交易关系将巨额资产转移到了国外,这种传言虽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却有相当的市场。

无论如何,在欠款没要回之前,李新军们是最不希望赛维垮掉的。

(应采访者要求,胡宪明、李新军为化名)

彭小峰:“赌徒”的困局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芳 实习生 简文超I江西报道

7月18日下午3点半,彭小峰从新余市政府主要领导的办公室出来,脸色不太好看。

这个年轻人及他掌舵的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赛维”)深陷危局,给当地政府带来了极大的麻烦,各路债主天天上访,新闻媒体轮番轰炸。

这位曾经给当地经济带来无上荣耀的中国最年轻新能源首富、全球最大的太阳能多晶硅制造商,如今正被债务、裁员、破产、财政兜底等敏感词困扰着。

不过,就在此前一天的7月17日,江西省工商联换届选举,担任省工商联副主席的彭小峰还是获得了连任。

彭小峰的寡言与赛维的傲慢

“当然,彭小峰在政府的印象肯定大打折扣,至少在对这次危机的处理上,政府很不满意,银行也很不满意。”一位金融业内人士说,“他不急啊,反正已经把银行和政府绑架了。一起开会研究解决问题的时候,他反而优哉游哉的,已经虱多不怕痒了,我们比他急。”

他的态度让大家很抓狂。新余市政府的一位官员向《中国经济周刊》抱怨说,“这真的不是一般人。从始至终,行或不行,怎么办,随便你怎么样,他从不表态,也不吱一声,你无法知道他究竟怎么想的。急死你。”

几乎在所有与彭小峰有过接触的人看来,他都是一个不善言辞、寡言少语的人。“他的性格一直就不爱说话,大家都觉得跟这个人好难沟通。原来好景的时候,有很多机会宣传他的公司,但他很少出面,多由下面的人代为发言,随便讲得怎么样,他也无所谓。”上述业内人士说。

彭小峰不善与人沟通,他曾说,这会给他造成困扰。一位接近彭小峰的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他们在公共关系上的投入极少,以至于每当这个行业出现什么风吹草动的时候,赛维都会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但他很和气,仍保留着农民的朴实,这很容易赢得人们的好感。例如,他坐下来与追债的债主们协商时,给债主们以真诚的感觉。一位被政府要求为赛维提供保障的国企负责人评价彭小峰说,“人还是老实的,是实实在在想做事业的人。”

不过,在人们的各种描述中,在赛维的光辉时期,赛维团队的绝对优越感让很多人感觉不舒服。

“他下面的人牛得不得了。我们银行的人到他公司连一杯茶都没的喝,我们站着,他们坐着,问利率怎么样?给什么优惠条件?谈不拢,你自己走吧。那时候,大家都追着他,抢着给他钱啊。”

不只是银行的人,政府的官员在赛维也几乎得不到什么礼遇。“我们给他搞定100个亿、200个亿的贷款,他连一顿饭都没请我们吃过。”新余市的一位政府官员也感觉心里不平衡。

在坊间,还流传着这样一则传闻:除了书记和市长,连副市长想进他们厂房转一转都比较难。“外面来人参观赛维,都是市里接待,赛维从不出钱买单,全部是政府买单,他们就这么牛。”新余市一位企业家很是羡慕,“因为政府也在拍赛维的马屁啊。”

南昌市一位政府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说,“谈判的时候,他很强势。他会跟你说,哪里愿意无偿给他多少个亿建设厂房。你不给他优惠政策,他就到别的地方去。”

全国只有新余敢下这个注

2005年初,靠着生产劳保防护用品起家完成原始积累的彭小峰,在翔实充分地考察了欧美的生物能、风能、太阳能等新能源领域之后,决定开辟新的领域,建立自己的太阳能硅片制造基地。

“他不懂技术,但脑子好用,能敏感地捕捉到这个行业在一定时候,能够成为国家的主导产业,这并不容易。”上述企业家说。

按照计划,彭小峰要做100兆瓦的硅片,2~3年做到亚洲最大——200兆瓦。要做到100兆瓦,需要12亿元资金。这12亿的资金来源他希望这样安排:政府支持2亿元,自己拿3亿元,收取预付款3亿元,向银行贷款4亿元。

但在与各地政府的谈判中,没有哪一个政府敢答应支持他2亿元的流动资金,除了新余市。时任新余市市长的汪德和答应了他的条件,通过各种办法给他筹措了2亿元。

“这对我们是一个非常大的震撼,将公款借给私人老板,那是违背财经纪律的,那得承担多大的政治风险?这是需要胆略和担当的。除了汪德和,全国没有第二个敢这么做。”在江西,许多官员对汪德和表示敬佩。

汪德和,企业家出身,曾担任过广丰卷烟厂厂长。新余人对他在新余期间的政绩给予了极高的评价和充分的肯定。

汪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坦言,当时自己冒着很大的政治风险,反对的人不少。他最坏的打算是,成为产业发展探索的牺牲品。

当然,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他对这个行业是有充分了解的。他后来对彭小峰有过这样的评价:这个人的本质我了解。他是想做大事业的人,不会为了个人的利益导致一些短期行为而因小失大。

最终,汪德和的冒险成就了赛维以及彭小峰的财富传奇。

2005年7月,彭小峰正式创立赛维,从事太阳能硅片生产和高纯度多晶硅及太阳能组件制造。2006年3月,赛维投产75兆瓦硅片。2007年6月1日,赛维成功在美国纽约证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LDK”。同年,32岁的彭小峰以400亿的身家,超越无锡尚德电力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施正荣,成为中国新能源行业的首富。

2007—2010年,赛维跃升为世界上产能最大的太阳能硅片生产商,并不断向光伏产业的上下游拓展,致力于打造一个“垂直一体化”的光伏企业,即全产业链制造模式,业务从上游的多晶硅硅料、硅片,到中下游的电池、组件,乃至终端的工程安装,无所不涉及。

从此,赛维开始在全国激进扩张,从新余、南昌、合肥、苏州,到内蒙古。彭小峰以规模和速度闻名于业内。据悉,他取名“赛维LDK”即是“超越光速”的意思,“DK ”取意“夺魁”。

死于“光速”?

赛维扩张正酣的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2009—2010年,赛维经历了第一次危局。但好在市场很快恢复,其在2010年还迎来了发展的巅峰时刻。

新余市副市长贺为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赛维去南昌、安徽包括内蒙古投资时,我们都提出异议,当一个企业基础没有打好就向外扩张非常危险,这会增加企业的管理成本和行政成本。

但彭小峰始终认为,如果打通整个产业链,将整体增强企业的赢利能力。

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彭小峰绝对是想做全世界老大的人。他这么扩张也是想要降低生产成本,以规模和成本取胜,打击对手占领市场。最终的胜利者就是看谁的成本能够下来,谁能够挺住,就成为市场的老大。”

只是,彭小峰没有料想到,危机没有那么快就结束。2011年,危机发酵,市场复苏遥遥无期。激进的扩张战略,最终将庞大的赛维拖入了困境。

“摊子铺得太大,太大了。”那位新余市政府官员感叹,“他的赌性太大,虽然他从不赌博。”

事实上,他的扩张战略得到了各地政府优惠政策的变相鼓励。大家都在比谁给的条件更优惠。

“当时的市场销售很好,利润很高,各方都愿意砸钱给他,支持他,谁不愿意做?”该官员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他在海外投资也不小,我们现在担心他海外扩张投资过去的钱也打水漂了,实际证明海外扩张这条路肯定走快了,国内的都还没巩固下来。”

另一方面,赛维的内部管理被认为始终无法跟上其扩张的脚步。

“严格地说,目前为止,赛维还是一个家族式的企业。几个亲戚,每人管一块,有钱赚的地方都叫亲戚在管。”上述企业家说,它的内部管理很混乱,彭小峰从不出面,其他出面的人说了没用,也就是,说话算话的人不出面,出面的人说话不算话。

现在,赛维正面临着成立以来最大的困难。

彭小峰仍试图给各方以信心。5月,他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表示,像赛维这样有品牌优势、技术优势、规模优势和产业链优势的企业,春天很快就要来了。他甚至认为,即使寒冬持续期间,会有很多企业被淘汰,但一定不会是赛维。

不过,同行们却都在等着赛维的倒闭。

但他却说,大家现在看他,就像10年前大家看乔布斯一样。

裸体美女照片

旗袍美女

美女裸体照